华为确认成立 10 大预备军团,团长名单首次披露:多由 20 年老华为人担任

2022-03-01 09:15:12 业界动态

据数智前线报道,继 2021 年 10 月组建了“5 大军团”之后,华为正在筹备成立 10 大预备军团。这 10 个预备军团包括互动媒体(音乐)、运动健康、显示芯核、园区网络、数据中心网络、数据中心底座、站点及模块电源、机场轨道、电力数字化服务,以及政务一网通。

华为方面已确认该消息属实。

不难发现,在这些预备军团中,有两个与消费者业务相关,一个与海思相关,其后几个多与企业业务相关。

与此前的五大军团相比,这 10 大预备军团将有一段运作时间,根据效果来决定是否转正。目前,这些预备军团大都在筹备中,跨部门进行人员和组织的准备。

10 大预备军团团长老华为人居多,海外工作经历丰富

华为组织一直有军队特色命名的习惯,之前就有华为重装旅、陆战队、铁三角等等,甚至连“”华为军团“”这个称呼在 2019 年华为内部文件里就有。

据了解,任正非已于 2021 年年底签发文件,并任命了 10 位预备军团长。他们分别为:

负责互动媒体(音乐)预备军团的团长吴昊 ,现任消费者云服务副总裁,消费者云服务应用市场业务部总经理;

运动健康预备军团长张炜,华为智能穿戴与运动健康产品线总裁,从 2000 年入职华为,就一直在可穿戴和健康数字化领域深耕;

显示芯核预备军团长罗琨,名副其实的老华为人,在华为工作时间长达 23 年,现任海思显示总经理;

园区网络预备军团长丁耘(代),华为常务董事,2022 年 1 月丁耘接替彭中阳为企业 BG 总裁,同时仍兼任运营商 BG 总裁。他从 1996 年入职华为,至今已有近 26 年;其在华为内部备受重用,目前三大业务 BG 中两个业务 BG 由他全权负责;

数据中心网络、数据中心底座两个预备军团长均为汪涛(代),1997 年加入华为,是华为常务董事,任 ICT 基础设施业务管理委员会主任;

站点及模块电源预备军团长侯金龙(代),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已入职华为 26 载,任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裁;在 2021 年 12 月 线上举办的华为科技信任峰会上,他表示,智能化、低碳化是未来三、四十年的两大确定性发展趋势;

机场轨道预备军团长王国钰,华为全球交通业务部总裁,曾主导深圳机场、深圳地铁等大型交通行业客户的数字化转型项目建设,对交通行业的商业模式、ICT 技术发展趋势有深刻认识和独到见解。

电力数字化服务预备军团长孙福友,于 1998 年毕业于东北大学,获硕士学位。毕业后就加入华为,具有逾 21 年丰富的 ICT 行业经验;

政务一网通副预备军团长杨瑞凯(主持工作),任华为副总裁、数字政府业务部总裁,入职华为 23 载,最先推出云业务思路第一人。

据了解,这些团长不仅资历丰厚,还都具备海外工作经历。这与华为国内、国外两种业务模式并行密不可分。

华为“蓄谋已久”的 五大军团

据悉,华为“军团”由任正非制定并督导。

早在去年 4 月,华为就悄然成立了煤炭“军团”,由原华为运营商 BG 总裁邹志磊任董事长;同年 10 月,华为正式成立另四个“军团”,杨友桂担任数据中心能源“军团”CEO,陈国光担任智能光伏“军团”CEO,荀速担任海关和港口“军团”CEO,马悦担任智慧公路“军团”CEO。

自 2019 年开始,华为在美国制裁下受挫不小,华为 2021 年的营收为 6340 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了 28.9%,而这也是近几年以来首次下滑。

而华为在被美国制裁前,历年的收入都是呈现 20% 左右增长的。

那么华为收入大跌,主要跌在哪里呢?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财报公告中总结过,To C(消费者业务) 业务受到较大影响,To B(企业业务)业务表现稳定。即在 To C 业务上受挫,要在 To B 业务上找回来。

关于这一点,任正非之前就说过,“华为以前的通信网络主要是联接千家万户,为几十亿人提供联接。但是到了 5G 时代,主要的联接对象是企业,比如机场、码头、煤矿、钢铁、汽车制造、飞机制造等等。”

在这样的背景下,华为开始生产自救和业务转型,军团也就应运而生。这 5 大军团包括煤矿军团、海关和港口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数据中心能源军团和智能光伏军团。

在华为,军团与 3 大 BG(运营商 BG、企业 BG、消费 BG) 属于同一个级别,但运作模式并不相同。如果说以前的华为是“3 条腿走路”,那么现在的华为就是“3 大 BG + 五大军团走路”。

其实华为酝酿这 5 大军团,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早在 2010 年年底,任正非就去山西下煤矿。在华阳集团,就有任正非考察全国首座 5G 煤矿的照片。

然后在 2021 年 2 月,华为在自己的内部心声社区就发布公告,成立“华为煤矿军团”。随后在 2021 年 10 月,华为又宣布成立了另外 4 大军团。

按照任正非的说法:通过军团作战,打破现有组织边界,快速集结资源,穿插作战,提升效率,做深做透一个领域,对商业成功负责,为公司多产粮食。

这种说法可以简单概括为两步:1 做对的事。找准下一增长点,即五大军团的 To B 业务。2 把事情做对。五大军团的建立,并不是从外部新招的人,而是从公司里调集了 300 多位精兵强将,重新组建团队,直接面向市场,搞科研和开发产品不能分家。

其实军团并不是华为原创,而是借鉴于谷歌。就是把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全部汇集于一个部门。

任正非在 2019 年就一直提起“谷歌军团”。甚至华为总裁办还转发过《Google 的秘密军团》。这大概可以说明华为后期创建军团是“蓄谋已久”。

2019 年华为内部心声社区公开了任正非在公司组织变革思路讨论会上的讲话。他认为“公司组织变革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官僚主义产生,增强作战能力。企业的变革可通过优化作战队形,优化作战序列,加快组织新陈代谢。”

诚如这段讲话,纵观华为的发展,为了适应业务发展的需要,华为从未停止优化其组织体系的步伐。

版权说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